当前位置 > 海天彩灯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

灯光节:穿过大半个地球去睡你

2015-03-24 09:07 / 来源:海天彩灯 / 共人阅读 

 全文转自云知光照明微课堂,  在此鸣谢!!

 

化用女诗人余秀华那首广为流传的诗的名字,一个成功的灯光节,判断标准之一就是有人愿意穿过大半个地球去睡你。          ——题记

 

灯会会灯


2015年3月13日,油菜花很高调地开满了山间,在南国灯城四川自贡,有上千年历史的“自贡灯会”期间,中国照明学会组织了由照明行业内技术专家、设计师、工程专家和政府机构代表组成的“内行”,在“灯会会灯”,去寻找灯光节的“门道”,照明微课堂有幸作为唯一特邀照明行业媒体,受邀参加了“会灯”。

图:论坛由中国照明学会窦林平秘书长主持。

 

雷军似乎为互联网时代的产品生命力做了一个简单形象的总结:站在风口上就能飞。但风口在哪?如何把握风口,让自己飞,让行业飞?我们除了各种分析再分析,还能干些什么?中国照明学会的选择是,到现场去,用感受去评价研判,从产业链中专家的多角度去立体解读。

 

活动即景点:西方里昂,东方自贡

 

这句话怎么看都像自吹自擂的修辞,在一头扎进自贡灯会前,或许大部分人都对这种拉大旗的描述不以为然,但亲身体会之后,你必定能感受到,无论是硬件上的设施规模、游客的体验,这句对仗的比喻都毫不为过。

 

上下图:同样人流如鲫,两者差异化的核心,主要体现在:自贡看的是“灯”,里昂看的是“光”;同时,里昂灯光节是世界性知名品牌,自贡灯会是国内区域性品牌。(更多里昂灯光节解读与欣赏,请输入“141209”阅读照明微课堂原创文章《里昂:这个灯光节不太冷》)

图:在接近自贡十几公里的高速公路两旁,就开始出现了固定的指示牌, “自贡灯会”已经俨然成为四川地区一个著名的时限形“景点”,每年的正月初,每个四川人都期望赶这个集。

 

下面,我们从多个角度,从自贡、里昂窥探全国,企图解读灯光节在国内该何去何从。

 

一、灯光节,站在城市营销的风口

 

在照明界,这一年来恐怕是探讨“灯光节”最密集的时间,一来,得益于微信朋友圈这种社交全新的模式,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意见频道;二来,灯光节就像马拉松一样,忽如一夜春风来,成了城市营销甚至拉动各项产业的工具。

 

图:2013年北京马拉松,单日营收3000万,一天的活动收入接近中超全年1/3,各城市热衷的马拉松赛,背后拉动的品牌传播更是数以亿计。短短两三年功夫,跑步摇身变成了大家最喜爱的运动,“全民健身计划”大旗摇了多少年都没干成的事儿,让一个营销活动干成了,城市营销,这是个需求的风口,灯光节,其实也处在这个风口上。

 

国外的里昂、悉尼、法兰克福都是业界学习的典型,但大都只能看到它们华丽的外表,在国内城市灯光节此起彼伏的时候,这种活动以什么方式落地生根发展,成了城市经营者和照明行业关心的热门话题。

 

如果不是灯光节,我们不会认识那个地名里昂,把灯光节的定位从一场活动提升到城市营销角度,这也是里昂灯光节和自贡灯会的共性。

 

二、许东亮:自贡为什么行?

 

里昂是西方的抽象审美,自贡是东方的具象审美。

 

作为一位深究光文化性的学者,著名照明设计师许东亮总能清晰地描绘一幅光与人的对话图谱,在文化的层面去找寻一切行为表现的根源所在。

 

 

在研讨会上,许东亮作了题为《灯会与光会——用光的文化论》演讲,从包括宗教、文字、饮食、载体等领域的中西文化意义上比较,梳理出了一条无比清晰的脉络,清楚解释了自贡灯会为什么行(本演讲后续将会整理成文章独家刊发)。


图:中西方的审美哲学,表征明显体现在具象与抽象上:中文方块字从象形文字中来,象形文字的具象描绘让文化水平再低的人也不影响他正确理解文字的意思,相比之下英文是抽象的,单个都是没有任何意思的,没学过就是不能懂。


图:自贡灯会上的成语故事灯笼画廊,整个灯会上都被各种各样具体的“灯具”占满,“具体”、“形象”、“不需要过多思考”是看“灯”的精彩之处和特点。


图:里昂灯光节上最多的作品类别——建筑投影。相比“自贡灯会”,“抽象”、“不具体”和由此带来的需要发挥想像,则是里昂,甚至西方以看“光”为特点的灯光节特点。


建筑投影放在自贡能受欢迎吗?或许可以,但这就不是“自贡”了。

 

文化基础决定了中西方看“灯”与看“光”的核心差异,许东亮认为,策划与经营者应当充分了解两者只见文化背景的差异,灯会的核心在于灯的传统美工设计与手工制作,这些是核心,因此应该在坚持传统传承基础再去思考创新。

 

而其实每个城市的光传统,都是随之有差异化的,要解决的是找出来,再做出来,才是关键。

 

三、徐小荣:里昂为什么行?

 

知名的背后是运筹帷幄,有趣的背后是严谨细致

 

北京勇电欧格多年来与里昂灯光节有紧密的合作,企业代表徐小荣分享了“一线”的观察与经验。

 

那些看起来趣味横生的艺术性,背后同样无差异的,枯燥而严谨的操作和运营。

 

图:法兰克福照明展期间的灯光节地图。与里昂一样,活动组委会把作品安排分布在城中不同的区域,游人想参观完整,就必须按照设计线路游走整个城市,由此拉动城市的观光和购物。

 

图:自贡灯会地图。与里昂、法兰克福不同的是,自贡灯会是画地为牢的圈地式活动,灯会地点仅集中在一个公园中,关起门来,并对参观者收取门票,优点是管理容易,缺点也是显而易见的——区域性明显的活动处所划分,对城市中其他区域基本没有什么显著的帮助。

 

杭州罗莱迪思照明负责人王忠泉以杭州为例类比认为,拆掉西湖围墙之后的杭州,由于开放,反而吸引了更多的观光客人,在杭州留下了比门票更有价值的消费。

 

放弃了门票收入而通过其他方式营收,“羊毛出在猪身上”的方式,其实正是目前谈论得最为火热的“互联网”思维。

 

四、照明微课堂

 

1、思考:灯光节机遇在哪,如何走出去?

 

在一片对灯会的惊叹的称许声中,微课堂随机遇采访了几个来看灯会的九零后,在执掌了未来财富与决定权的主人中,他们会如我们认为那样,追逐传统的形式吗?认可灯会吗?更重要的是,他们还会付钱来看吗?

 

他们偏向否定的答案引起了我们从受众在发展角度的思考:在往后几年,灯光上还能干什么讨我们欢喜?新一代生活方式的改变将如何深远影响灯光节、灯会的形式发展?

 

图:自贡全球最大的彩灯制作企业正在为客户用传统工艺制作卡通形象的灯笼,这些卡通形象的灯笼将会被摆放在商业街和购物中心的中庭。

 

无论从主题上,还是制作工艺上,传统意义上的灯笼实际上已经在大力寻求转变,但这样的力度是否已经足够?

 

2、借鉴:灯光不只灯光节

 

在2014年广州国际灯光节中,来自法国的 Danny Rose,曾经以精湛 3D MAPPING 的大型互动游戏<play me>出现在悉尼灯光节、里昂灯光节上,令大家印象深刻。

 

图:广州灯光节上的 Playme 3D 灯光互动装置。这类声光电互动技术,其实还有一个强大的应用需求点,就是体验式主题商业的元素,为其添色加彩,这其实是个风口。

 

在灯光节后,就已经有开发商家想到了这点,并已经开始加速发展:在商业综合体建筑大规模体量爆发,项目的体验同质化趋势也就愈发明显。追逐知名品牌的“大店综合症”是现下商业地产存在的一个普遍现象,在这个当下,各种有趣的体验式主题商业必成为未来年轻一代消费者青睐的业态,因此,也是业内竞逐的综合体物业差异化竞争的突破口。

 

这个风口上,灯光除了能渲染建筑夜景,还能干什么?

 

playme 走出灯光节走向商业综合体给了我们一个启发,除此之外,还有更炫酷的选择:

 

图:Danny Rose 用灯光渲染的客房,是不是瞬间身临其境?

 

图:Danny Rose 用灯光渲染的餐厅。而在上海,这种用灯光“魔法”塑造的餐厅,竟然已经悄悄火了起来。

 

让我们回到供求的原点思考,作为未来主人,他(她)们需要的,是灯光节能给的吗?或者,他们所热衷的灯光,应该是如何呈现的呢?

 

3、预期:像做旅游产品一样经营灯光节

 

当一个非基督教派国家狂热地追捧圣诞节、复活节、万圣节的时候,我们不难判断:“节”之所以成为“节”,正是由于我们已经跑步进入了自造快乐的时代,这是一种自我个体觉醒的体验需求。

 

再小的点,只要抓住了需求痛点,就能抓住本质赢得市场,正如:

 

图:武汉大学的那些并不多的樱花树倒是真正从来没想过,这辈子能成为如此被热捧的城市名片,直教人踏破铁门。

作者/ admin
(本文地址:http://www.haitianlantern.com/xwzx/hydt/557.html请在转载和引用时,注明原始作者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