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海天彩灯 > 企业团队 > 行业人物 >

海天彩灯人物素描——刘峥

2015-05-21 10:16 / 来源:海天彩灯 / 共人阅读 
海天员工
 
    编者语:刘铮,海天彩灯公司高级美术师。从事本行业20多年,经历过大大小小工程100个,可谓行业“老江湖”,除行业中以塑造“卡通动漫人物”闻名外,还有以工作之余绘制漫画闻名,人送外号“留一根”。本期除登载公司“万木春”写的一篇文章,还将刊登刘铮部分漫画,这些漫画多为刘铮在工作现场对工作中的海天人进行的现场刻画,人物形象惟妙惟肖,诙谐和真实。
 
    今天,我以白描的手法,粗笔勾勒平实、朴素的留一根。他的画品《贼深刻的人》多为市井人物,诙谐幽默,让人笑,让人叫,让人痛,配上数语传神,点睛笔墨,牵动海天这圈子里一代人的心潮和神经,他的形象可圈可点,可数可落,众位看官承认否?
    从头像上来看,留一根四十有余,五十不足,高高的鼻梁,双目有神,布满了沧桑的倦怠,嘴角上扬,周遭有几簇刘德华的“纵纵儿”,这略有的明星相,使得他常常滴儿郎当,嬉皮笑脸的自恋着。
    流连于网络,留一根的行为方式大多是Ps苍蝇图,把身边的朋友照片做成GIF,GPG格式,配上擦边球的文字,扎扎刺刺的忽悠人。一天不忽悠,瞌睡不踏实;三天不搞怪,活得太理智。
    他的素材扑捉来源于偷拍,截取生活小事,他的人物说起话来真真假假,大大咧咧,山山海海,晃晃悠悠,而又时又警句妙语,微言小义,入木三分。除了反革命煽动或严重刑事犯罪的教唆他不敢说,他的什么话--假话、反话、刺话、荤话、野话、牛皮藓话、熊包话直到下流话和“为艺术而艺术”而游戏的话--都一一反映到他ps过的“苍蝇图”,空间说说,或与圈子人的聊天里。
    读他的“苍蝇图”,你会觉得轻松地如同吸了一口香烟或者玩了一圈麻将牌,没有营养,不十分符合卫生条件与党的号召,谈不上感动……但在嬉笑间,也多少地满足了一下自己的个人兴趣,甚至多少尝到了一下触犯规范与调皮的快乐,不再活得那么傻,那么累。
    人情练达皆学问,嬉笑怒骂皆文章。在日常生活里,他与朋友交往的做派通常是,一根烟是接头暗号,氤氲缭绕中,感情拉近,心灵靠拢,烟是他生命里的不二情人,“留一根”的绰号因此而得。
    在徒弟面前,话特多,恨不得将一生经验传授,而真正站上讲台,望着几十双渴望的眼睛,却战战兢兢,如鲠在喉。原来他还是个害羞的人呢!
    一下课堂,他就收放自如。如果人对,有酒更好;如果是好酒,更不放过。喝了酒,话就多,舌头打转,偏偏倒倒,晃晃悠悠,兴奋上头,嗨歌必吼。人间到天上,天上到人间,飘起来,落下去,掷地有声,方可消停......一阵恶心涌上头,打兔儿,吐槽也值得。谁让好酒穿肠过呢!
    在这个圈子里,他是一个贼勤奋的人,深更半夜还在练笔,他画、他说,拿什么腔,唱什么调,灵魂静悄悄发着光。在画中感动,在感动中画——因此说白天不懂夜的黑。忽悠,连自己也不放过。手指抬起又放下,行云流水的线,是用来打造一把枪?一柄剑?一杯酒?一首歌?还是一颗坚持的钉子?抑或只是为了忽悠哪谁谁的心跳?
    他的人物漫画栩栩如生,鲜活上口,绝对地大白话,绝对地没有洋八股、党八股、书生气。他的思想感情相当平民化。既不杨子荣,但却有点座山雕;偶尔阴阳怪气;他与他的朋友、徒弟完全拉平,他不在朋友、徒弟面前升华,只在他们面前忽悠,他不像有好多学问,但智商蛮高,十分机智,敢砍敢抡,而又适当搂着--不往枪口上碰。他或画或PS了许多市井小人物对愿望和梦想的执着,却又都嘻嘻哈哈,鬼精鬼灵,自得其乐,基本上还算是个良民。
    他开了一些大话空话的玩笑,他把各种语言--严肃的与调侃的,优雅的与粗俗的,悲伤的与喜悦的-……他把各种人物(不管多么自命不凡的),拉到同一条水平线上。看他的作品:《想结婚的人》、《加班快乐》、《想起一位大叔》、《火了!》,周立波《先将钱捐给地球,然后再去月球》、哈林的《我会让你更狂野!》以及自画像《末日等待》等,几乎呈现出同样闪烁、自嘲、和解与狂喜的氛围。使得我们大跌眼镜,原来生活也可以这样活法?!
    生活中,工作中,他的“烟锅巴形象”与摆地摊的大爷没有什么原则区别;而抡和砍(侃)在他的作品中,起着十分重大的作用。他把读者或画品本人忽悠得晕晕忽忽,欢欢喜喜。
    他巧妙地把一些下流话的关键字眼改成无色无味的同音字,这就起了某种“净化”作用。可见,他绝非一概不管不顾。他的一些话相当尖锐却又浅尝辄止,刚挨边即闪过滑过,不搞聚焦,更不钻牛角。有刺刀之锋利却决不见红。
    他的话乍一听“小逆不道”,岂有此理;再一听说说而已,嘴皮子上聊做发泄,心理坚强的人,是不会伤及内心的。从嘴皮子到嘴皮子,连耳朵都进不去,更无论心脑了!发泄一些闷气吧,搔一搔痒痒筋嘛,倒也平安无事。只是小部分人物作品的家属,却不依不饶,恨得数数落落!
    无论大家承认不承认,高兴不高兴,出镜不出镜,表态不表态,这就是圈子里的鬼才—留一根。他没有鸿儒大哲的高深与清傲,没有新锐人类的标新与激情,没有后现代人物的狂飙与突进,他只是怡情于漫画,滥情于忽悠;恶搞他人,也恶搞自己;时时充当着砖头手、棍子手、打手、批跨懒跨手以及潜水手的角色。
 
海天团队

海天团队

海天团队

海天团队

海天团队

海天团队

海天团队

海天团队

海天团队

海天团队

 
作者/ admin
(本文地址:http://www.haitianlantern.com/qytd/hyrw/87.html请在转载和引用时,注明原始作者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