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海天彩灯 > 企业团队 > 行业人物 >

文化商人的特质——记万松涛

2015-05-21 10:12 / 来源:海天彩灯 / 共人阅读 

                                                               文化商人的特质——记万松涛

                                                     ——文/杨莉

 

    提起自贡,首先会想到“盐、龙、灯、美食、美女”,其中的“灯”即指“灯会”了。“灯会”是自贡的一个产业,据不完全统计,注册的灯会公司已达三百多家,从事灯会行业的人达3万人,这真是一个惊人的数据。

    本人从事灯会十多年,有关灯会的种种,曾想通过笔墨将之记录下来,或许经过多年的笔耕不缀便能汇成一部灯会传奇故事,此心一直未了,只待慢慢写。

    曾不止一次听人说“灯会行业是一个神秘的行业,从事灯会行业的人是神秘的人”。身在其中,不以为然,但十分清楚本行业确实有许多故事,或传奇、或曲折、或励志,林林种种,这些人或故事汇成了灯会行业里纷乱、复杂、多变的局面,灯会行业各公司之林立很像战国时代群雄割据,灯会行业的各路英雄则像群雄并立,只是在于各自对此的理解。

  这次,就从“洛耳胡”写起吧。

  “洛耳胡”本是四川地区方言,形容一个人胡子浓密之意,后多被人用作“绰号”,或形容特征,或调侃打趣。我没有给人起绰号的习惯,所以,为何他们把尊敬的万总先生叫“络耳胡”我是压根不知道,也无从考证原因,反正我来公司时,别人都这么叫。

  “洛耳胡”其人,就是我们公司的万总先生,正如正解所暗示的那样,他确实有一脸浓密的胡子,不过,平时很难看到他“隆重的胡子”,只有在他不修边胡不刮胡子的时候看到,不过这种情况很少出现。现在的万总先生,大多数时候是一身休闲装,给人感觉是自然、得体、外加一点点艺术范,还有一种经历风浪后的处之泰然。

  我不知道给他这样的评价能否得到他的认同,无论怎样,他行他事,我写我字。一个人的N面,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看全,或许他坐在会议室时,你看到的是他的威严;或许,他露齿一笑的时候,你看到的是他的可爱;或许,他坐在不开灯的办公室的时候,你看到的是他的孤独;如果我要写他,还得从10多年前写起。

  那是在2000年我们到安徽参加一次大型展出的途中,我和展团六个美工同乘一列卧铺车厢,其中就有他,大家都叫他松涛。为了消遣时间,我和六个美工们玩“算命”游戏,记得当时算的命运最不济的就是一个谭姓美工吧,其它几个人都算出很好的命,什么百万富翁啦,发财啦等等,大家笑的不亦乐乎,谁信那种玩意啊,只为好玩,高兴之余,一路调侃,尤其谭姓美工很活跃,一路都在说我“走眼”,松涛是个不多话的人,因此也没记住当时他曾说过什么。到目的后,六个美工中万松涛、张xx、胡x、颜x被分别分在3区和4区,两区的美工室连在一起,我经常到他们区去,渐渐和胡x和张x熟悉起来,颜x经常在外面采买东西,万松涛则不多言,那时对他的印象是高大、壮实、一脸胡茬,像一个憨厚的武林汉子,现在想起来这个形容觉得很不靠谱,但当时确实是那么认为的。

  安徽工程结束后,各自分散。

  我在一家公司固定下来,除张x、胡x到外地去,另外几个美工常有联系,万松涛像是彻底消失了。后来,海天慢慢声名鹊起,关于海天的人、海天的事被人经常提起,被提起的还有海天的“三驾马车”,哈哈哈,原来万松涛在这里。与万松涛的一面之缘再次想起,而此时的万松涛已是坐在海天重要位置的一个人物了,专业自不必说,很多人形容他管理作风“强硬”、“严厉”,是一个“狠角色”,在灯会这个口碑相传的小社会中,一夜之间就人尽皆知,万松涛被描摹成海天的“严总管”,然后,他几乎就是“严苛”的代名词了。有时,我常常想起火车上的六个美工,经过多年以后,他们有了不一样的人生,尽管当初他们几乎都在同一起跑线上,但现在,有的人越走越好,有的人却落入人生低谷,这是命运吗?或者就是命运?或是人生观,价值观的不同,才有了不一样的命运?当一个人被大多数人用作谈资的时候,说明此人已经不一般了。

  再一次见到万松涛,是我进入海天后。第一眼感觉是他似乎有些沧桑了(估计他也这样看我吧)。10多年未见,我习惯了从一个商业对手的角度来想象他并风闻他的种种业绩,现在,这个坐在执行总经理位置上的万松涛,有了不一样的光环,此时的万松涛无论从思想、人生境界、品位、体貌特征等都有了改变,想起我曾经形容他是憨厚的“武林好汉”时就忍不住想笑,“严总管”一词的形容也挨不这边,在我与他短暂的会面中,感觉他已经修炼成一个老道、内敛、不苟言笑的商场老手。

  由最先的合作关系变成对手,由对手变成同事关系,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公允地评价他?

  有人说他有传奇性,从一个小小的美工成为海天的高层领导,坐在海天重要的位子上,在灯会届也算是一个叫得响的人了。而我得到的却是只言片语,只言片语里有他的努力,有他的艺术追求,有他对专业的敬业和严谨,有他的严厉等等,如将这些词汇集在一起的时候,似乎仍不能构成他立体的一面。

  我打算写他,是因为在灯会界像他这样的人不多。一个曾经一线的美工何以成长为龙头企业的高级管理?一个学美术的为何与财务打了10多年交道?这仅仅是因为传奇吗?还是因为机遇?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深思之后,发现这些疑问大多与对海天的疑问相关,由于我是灯会人,灯会人对海天的好奇从来没有停止过,有关海天的成长、海天机遇、海天模式、海天传奇等等都曾是我研究过的。。。。。原来,包括万松涛在内的海天高层管理者身上都蕴含了海天的特质。这些特质被归纳为:“对品质的不懈追求、坚韧的毅力和文化商人所独有的处事原则”。

  万松涛在海天10多年,海天成长他也成长。在这10年中,他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心血和努力、目睹了很多人离去、也遇到过很多困难,但他依然坚持下来了,终于等到了海天的今天,他认为这是他毅力所给与的很好的回报,就像他现在每天坚持跑步,风雨无阻,最长的一次跑步路程是20公里,当累的不行想要放弃的时候总是鼓励自己坚持坚持在坚持,这就是毅力,毅力也是需要信念支撑的。

  原来如此,所以我写不透万松涛,他身上的东西是海天人所特有的气质。唯一不同的是,他是其中一个个体。比如他工作时,他会严厉、会骂人、会烦恼、会妥协、会沮丧, 而作为一个领导者,他又要懂得怎样去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

  另一面,他骨子里仍然有着对艺术的坚持和追求,比如,拿着摄影机一个人深入凉山腹地,只为用镜头记录当下彝族同胞的生活现状,用镜头感知他们内心的声音,当拍摄下所有现实与理想冲撞的镜头,还不忘在最后运用电脑技术进行后期处理,有人曾评价过他的彝人作品是用视角说话而不是镜头说话,但又何妨呢?这就是他,是他用“不克守陈规”的艺术态度和现实对话,一种在物欲横流的现实社会中始终预留给自己的理想乐园。谁说作为龙头企业的执行总经理,就不能坚守自己内心的理想和追求?只是在强大的现实面前需要用更加强大的毅力去平衡商业利益和内心追求,人生到一个境界时,留一块自留地也是需要勇气和信念的。

  这就是万松涛的个体特质,和其他所有具有个体的特质的人一起又汇成了海天特色——一个群体的文化商人特色。所以,有些人就是那样,无论你写与不写,他都在那里;无论你见与不见,他还是在那里。这是对一个人“存在感”的描述,所谓“存在感”,可以这样比喻:“如果写自贡灯会公司,不能不写海天公司;如果写海天公司,不能不写“一些人”;这些人里有一个就是“万松涛”,万松涛是其中之一,他与海天,海天与他,两者关系紧密,就像一对患难朋友,或像一对亲兄弟,一同成长,一同风雨。

  现在的万松涛,在忙碌的时间中每天坚持跑步,也发微信,这让他更贴近我对一个领导者所具有的风范的认可,领导不是神,更应该像兄弟姐妹一般。

   

以下是万松涛在五一节小长假,古宇湖跑步20公里时裴总,王总用手机拍下的,万总本人无照片,在此借用。

 

 

作者/ admin
(本文地址:http://www.haitianlantern.com/qytd/hyrw/535.html请在转载和引用时,注明原始作者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