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海天彩灯 > 企业团队 > 行业人物 >

海天人物素描——张敏

2015-05-21 10:13 / 来源:海天彩灯 / 共人阅读 

  初见张敏,发现他不是一个话多的人,外表文质彬彬,清瘦而安静,看起来颇显孤傲,与我听说的张敏是一个很随和的人完全不一样。

  我约他说想采访他,他都拒绝了我,叫我去采访其他人,经不住我三番五次的打搅最终坐了下来接受我的采访。
  张敏是海天的高级美工,在海天的日子不算短,做过的大大小小工程算起来也有上百个,单独负责的项目也不少,最多的一次是在一个地方同时管理14个工程,忙的天昏地黑,“工作狂”的外号就是在那时叫开的。不知为什么,在海天,有许多像张敏一样的工作狂,我也不知他们哪来的动力。
  张敏,是海天“大美”,也是海天的中坚份子之一。如果用江湖行话来形容,张敏肯定属于“武功高强”一类,说武功高强即是指:“过硬过强的美术功底,管理团队的能力,丰富的灯会从业经验”。。。。。而海天对于这些“武功高手”们似乎有着“特别高”的待遇,曾几何时,高手们要过的第一关就是“啃硬骨头”,所谓硬骨头则是——工程大、技术指标高、要求高,只有跨过这一关,圆满完成人物才能被列入海天高手,无疑张敏已经走过了这个阶段,百炼成钢既是这个道理,张敏,当然已进入海天“高手”之列。
  其实,这次我要采访的不是他在工作中的能力,而是想知道作为一名海天彩灯人,他们在灯会工作之外的生活以及他们的状态。
  我是偶然听到别人问他“到某某地方展出是不是自己开车去?”这个玩笑时引发要采访他的念头的。
  这件事我一直很吃惊,开车是最正常不过的事了,自己开车到某一地去搞展出的人也是有的,但每一次都开车出去却是不多见,至少在自贡灯会这个圈子还没有。 众所周知的是自贡灯会公司的业务几乎靠“外展”完成,外展囊括了“国内外大中小城市”和境外国家,就是说“如果你要驾车去工作,那么你可能会驾车横跨整个中国”,算了一下张敏在海天的工作量,一年至少要走10多个地方,这些地方不定,也许漠河,也许海南,也许新疆。。。。。。。所以说,这是一个令人吃惊的数字,我不知道张敏是怎样疯狂的一个人。
  当知道他的目标是要驾着自己的车达到行驶记录100万公里的时候,我几乎不得不佩服他了。都知道海天彩灯有海量的业务,几乎遍布了中国各大城市,有些远到北欧和美洲,而张敏作为海天美工的中坚力量,他的步伐必须要跟随着海天的工作进程走动。
  “我最远到过漠河”他说,我知道漠河是中国地图的最东端,乘飞机都要近好几个小时,中转好几次,更不用说开车这种事了,也不要说路况怎样。在地图上我们能测算出自贡到漠河的比例尺寸,但无法真正测算出自贡到漠河的实际路程。我在想,一个看似安静的人,一个不多话的人是有怎样地动力和爆发力呢?我问他是什么原因促使他这样做?海天美工几乎都是飞来飞起,你用的着这样辛苦吗?他说“我喜欢,我喜欢在路上的感觉”。简单一句话,让我一下默然了。美工这一行有太多酸甜苦辣,有辛苦,有劳累,有成就,也有自豪等等,有些人做这一行仅仅是为了温饱,有些人做这一行是因为热爱,有些人是为了挑战,对于这些我深有感触的,当然还有一些无法说清楚的东西。
  美院毕业的张敏在彩灯行业做了近20年,他的体会比我更深。作为一名美工你必须要有责任感和勇于挑重担,美工既是灯会的灵魂又是灯会制灯团体中的一员,除了把控好艺术效果外还必须有团队精神,这也是海天倡导的理念。张敏说当自己独自面对一个工程或多个工程时倍感压力,工作起来不敢松懈,几乎到了玩命的状态,压力大必须就要有一种方式来泄压,并让自己从中得到快乐,再将这种状态投入到工作中去。
  我发现我几乎不用去探究张敏是怎样一个人,就凭这一点我就知道,他的内心一定很强大,他用行走在对你说话,他用独特的方式来解释自己。
  那么,你除了“驾车远行”外还喜欢做什么?“钓鱼”。我笑了,“钓鱼”是一种很磨性子的,需要耐心和安静,“驾车远行”则是一种冒险,两种截然不同的爱好,混在张敏身上,让张敏的性格充满矛盾和神秘。
  记得张雨生有一首歌的歌词是这样写的:“寂寞的鸵鸟总是一个人奔跑,孤独的飞鹰总是愈冷愈高,年轻的心中什么事都难不倒,拿出豪情努力做到好”。我想将这一段歌词送给张敏。
作者/ admin
(本文地址:http://www.haitianlantern.com/qytd/hyrw/442.html请在转载和引用时,注明原始作者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