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海天彩灯 > 彩灯文化 > 彩灯渊源 >

新西兰亚洲基金会詹妮弗.金访谈实录

2014-12-15 13:51 / 来源:海天彩灯 / 共人阅读 
    2012年5月17日上午,海天公司的老朋友,新西兰亚洲基金会詹妮弗.金女士来到公司回访。在对公司回访完毕以后。我们盛情邀约她到极富中国传统特色的王爷庙老茶坊进行关于中西方文化的交流访谈,并邀请《翡翠》杂志的主编孙刚先生作为采访人。两人就中西文化的发展与交融,展开了一系列的谈话……
 
 
孙:每年来自贡,来海天都主要是做什么样的工作?
詹:主要是跟海天的工作人员探讨今年彩灯的设计与风格,同时回顾上一年的灯会。一个回顾与计划的过程。
 
孙:有看过海天自己举办的灯会吗?
詹:没有亲自去灯会现场看过,但看过一些图片资料,跟海天合作,也了解过很多不同类型灯节的资料。
 
孙:来中国这么多年,你觉得中国有发生哪些变化,整体的感觉跟初到时有什么不同。
詹:在来中国超过10年的历程中,这个变化是非常巨大的,几乎完全超出我的想像。在自贡我还能看到很多中国传统元素,包括建筑、食品、人文等,而在北京这些传统及传统元素正在逐步流失,已不再是我记忆中的样子,也正因为此,我特别喜欢自贡。
 
孙:最早去北京是什么时候的事?刚到北京给你的感受跟你现在的感觉有什么样的变化?
詹:1986年我第一次去北京,到现在北京的变化是非常惊人的。当时我住在北京,清晨能依稀听到农民驾着马车赶集的声音,而现在这种场景只能在梦里。可能对于我这样一个外国人来说,我会想念老北京一些传统的东西,而对于当地的北京人来说,生活质量与舒适度的提高,正是他们需要的。
       每次来自贡,我最喜欢也最享受成都到自贡的这一段路程,途经绿意盎然的乡村及土地,内心平静,很是和谐。
 
孙:我很好奇是什么原因促使你对中国文化、彩灯文化产生了兴趣。
詹:在北京时,我一个朋友带我去看了当时紫禁城旁举办的灯笼节,虽说灯笼节旨在讲中国发展变化,譬如四个现代,北钢工人等,但我深受全家老小一起欢喜逛灯节的喜悦气氛所感染。当时我就在想,我一定要把灯节带到新西兰,让新西兰的人也有所体会,这就是我最原始的初衷。
 
孙:这多么年来你一直致力于中西文化交流,钻研中国文化,并且将中国文化带到新西兰。在你眼中,中国文化与新西兰文化最大的差异性在哪里?
詹:8年以前,中国文化对于新西兰人来说,是很陌生的。
在新西兰有很多由于淘金热潮而来的中国移民,他们祖孙三代人一直生活在新西兰,但他们所带来的中国文化并没有以公众的形式体现,也没有过多的宣扬中国文化。在我心中灯节是最能体现中国文化的一种方式,同时也能以公众的角度却宣扬、宣传中国文化。我们都知道新西兰文化中体育文化最为凸显,缺少很多这样的传统元素,而刚好中国的彩灯文化能弥补这样的缺口。
       以早期历史来看,新西兰毛利文化最为悠久。毛利人大概在1千年前就开始在新西兰居住,后来殖民的欧洲人也只有短短几百年的历史,站在中国的角度来看,国家历史是非常年轻的。其实新西兰具有双文化性,除毛利文化及英属殖民文化外,随着新西兰的发展,从世界各地移民而来的人也带来了他们的文化,从而使得新西兰文化具有多样性。在我来看,灯展正好能推动新西兰多元化发展。
 
孙:这么多年的中西文化交流过程中,真正对于新西兰的影响有多大?如果说彩灯灯展是一个传播中国文化的窗口,透过这扇窗,新西兰人如何看中国?
詹:灯节发展到现在,已经吸引了各地的游客和友人来观看,每次灯节过后,我们都会做反馈活动,咨询意见和建议,大部分人的反映都是非常好的,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对这样一个有着开放、融洽环境的活动感兴趣。每年跟海天的合作,海天都会为我们量身设计,除了有大量中国传统元素灯组,还会塑造一些具有教育意义的典故造型,在传播中国文化的同时,也能使得观赏者自身学习提高,大家都喜闻乐见。
 
孙:这么多年你都致力于将中国文化带入新西兰,有没有想过将新西兰文化带入中国,比如你刚提到的毛利人文化?
詹:其实我们新西兰亚洲基金会是在1994年由新西兰外交部主办的,意图就是加强亚洲与新西兰的交流,尤其是新西兰人对亚洲的了解。
       我们现在除了主办灯节以外,还做艺术家交换:比如新西兰艺术家对亚洲某个艺术活动感兴趣,我们会提供一定的资金帮助,助他实现这个计划,我们今年9月就会举办一个活动,将新西兰的三个不同文化机构的策展人带到亚洲,去日本、韩国还有中国,和这三个国家的艺术家做文化交流,希望在这个区域内的交流对于促进中西文化交流有一定的促进作用。当然文化只是我们基金会的一个部分,我们还做文化研究、教育、媒体等,都是为了能够好的将亚洲文化带到新西兰,同时将新西兰文化展现给大家。
 
孙:新西兰亚洲基金会举行的各类活动都是以公益的形式在进行吗?
詹:这个完全是公益的,我们机构是完全不会赢利的。
 
孙:听说你最近有得过一个英国女王颁发“新西兰勋章奖”,以表彰你对中西文化交流的贡献,能具体跟我们谈谈吗?
詹: 我们都知道新西兰是属于英联邦国家,每年新西兰都会有一个“新西兰勋章”奖,以英国女皇的名义,颁发给140名各界优秀人士。今年我很荣欣能得到这个奖,以表彰我对中西文化交流所做的贡献。
 
孙:听你一席话,给我的感触很是深刻。从毛利文化开始,新西兰的文化历史是非常悠久的,如果从英属殖民开始新西兰文化却又是非常稚嫩的。在这样特殊的情况下,新西兰是如何来保留自己的文化?
詹:关于如何保留新西兰文化,我真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据我所知新西兰的毛利文化是最悠久的,因为它是新西兰的原住民,以非原住民的眼光来看,毛利文化有两个特别显注的东西,一个是毛利人对于玉石的喜爱,在他们生活方方面面都会看到玉石的影子,如工具、装饰品等,是一个身份的象征,同时也是他们文化的一种体现,这方面的文化是非常容易保存的;另一个则是木雕,长时间木雕会腐朽,对于文物的保护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除了新西兰本身的文化外,欧洲殖民后给新西兰带来的欧洲文化在现在新西兰文化中也有所体现,现目前,新西兰主要是以欧洲文化为大背景,逐步融合各种文化元素,提升出自己的特色文化。
 
孙:跟海天彩灯合作这么多年,你如何看待海天公司?
:我第一次听说中国善于做灯,是文化部告诉我的,同时也告诉我自贡的灯是全国最好的。中间经过一年的转折,终于跟海天取得了联系并且发展成为合作关系。海天的彩灯是我见过最为精美、质量最为上乘的。海天公司的成员,都很专业,能跟这么专业的团队合作,也是我们机构非常荣欣的。
 
孙:谢谢你能接受我的采访,希望你多多来自贡。
詹: 我非常喜欢自贡的文化底蕴,盐、龙、灯对于我来说,都是不可多得文化产物,我一定会常来。
作者/ admin
(本文地址:http://www.haitianlantern.com/cdwh/cdyy/73.html请在转载和引用时,注明原始作者和出处)